<noframes id="bhxhx">

<address id="bhxhx"><address id="bhxhx"><listing id="bhxhx"></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bhxhx"></form> <form id="bhxhx"><nobr id="bhxhx"><meter id="bhxhx"></meter></nobr></form>
<span id="bhxhx"><nobr id="bhxhx"></nobr></span>

<address id="bhxhx"></address>

<address id="bhxhx"></address>
重要:未經泰瑞廣告的書面授權,我們拒絕一切形式的屬于本公司網站所屬文字和圖片的商業轉載使用,并保留由此引發的不當利益追索權利!

泰瑞廣告有限公司

南京市江寧區九竹路臨港同策同心園1幢301.
1-301,No.402, Jiuzhu Road,Jiangning, Nanjing, China.

郵編 P.C:210000
電話 Tel:(86)-025-83323458
傳真 Fax:(86)-025-83323458
郵箱 E-mail:Tiradcn@126.com

什么是美?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20-5-29 9:21:17

美的底層邏輯是生存,美丑即是生存能力的外化。
從學習書法與繪畫開始算起的話,也有二十年了。可近幾年我才對“美”有了些許理解,說來也真是荒謬,一個從事美學工作的人并不一定懂得什么是“美”。

先直接拋出我的思考吧——
美的底層邏輯是生存,美丑即是生存能力的外化。


美的底層邏輯是生存,我們就從生存講起。
談論生存能力時,有著以下兩個核心支撐條件——(生物學)基因延續的選擇+(社會學)社會文化的認同。

簡單說,好的生存能力,需要即滿足生理上更好的繁衍,又要順應其所在社會文化的要求,此為美。

先來看看生物學中“基因延續的選擇”是如何影響我們對于美的感知和判斷。

最簡單的兩性間的本能吸引了——性感即為一種美。在我們小時侯,小學三年級之前男生喜歡跟男生玩,女生跟女生玩,兩性對立極其嚴重,三年級后不知不覺男生就跟著女生屁股后面,男女之間無形的吸引力從此建立,那時還不懂如何搭訕的小男生們只能對自己心愛的女生無理打鬧。(當然那還是我們小時候,現在的小朋友,幼兒園就已經跟在小女生后面了,而且已經很懂得紳士的獻媚和討好)


美術史中重要的符號——《沃爾道夫的維納斯》

從人類早期舊石器時代出土的《 沃爾道夫的維納斯 》,也能看到人們對于生殖能力的崇拜,整個雕像夸張女性的生理特點,突出表現女性的乳房、臀部、腹部,而弱化了臉與四肢。

當然了,女生同樣也以男性的健壯勻稱為美。“維特魯威人”也是達芬奇以比例最精準的男性為藍本,因此后世也常以“完美比例”來形容當中的男性。


列奧納多·達·芬奇《維特魯威人》

這樣的審美取向都被深深刻在我們基因里,以此讓我們一生樂此不疲的追求著完美異性,讓基因得到很好的延續。

我們對于環境的審美取向,也能看到生存因素的潛在影響。來到藍天白云青山綠水的地方,我們自然會身心愉悅。而在污染嚴重的環境中、危機四伏的懸崖邊,我們難免會感覺到不適。

秋天,樹葉由綠變黃隨之掉落,我們看著漫山遍野的黃葉,拿著相機不停的拍下這番美景。那種美是因為我們知道春天時他還會發芽,這并不是生命的終結。看看那些你剛買不久就枯死的盆栽,他們同樣變黃了,可并不會讓你感受到美。

接下來我們再看社會學角度“社會文化的認同”是如何影響我們對于美的感知和判斷。

不同時代、不同地域都會形成完全不同的社會文化。處在那個時代和那個地域的人,大多選擇順應那個時代那個地域的社會文化,以此更利于其在社會中的生存。因此社會文化深刻影響著其審美取向。

比如西方中世紀的審美——對神的崇拜,與文藝復興時的審美——對人的崇拜,就是因為社會文化、價值觀的轉變。

希爾德斯海姆教堂青銅畫

如上圖,為中世紀時,希爾德斯海姆教堂大門上的青銅人物畫,畫的內容為上帝在責怪亞當夏娃。那個時期的人物總是畫得枯瘦、卑微、罪惡。到了文藝復興時,西方從中世紀時期時宗教對于整個西方人性壓制中走了出來,開始恢復中世紀之前的古希臘羅馬時期對于人文的崇拜,因此有了以下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作品——體態健美、神情堅定、肌肉飽滿、有生命力的人文審美,整個社會恢復了對于人的自信。


米開朗基羅的大衛
反觀國內,就近40年,也能看到社會文化對于審美的影響。七八十年代,物質匱乏且資本主義興起的時代,社會中傾向于以貴為美、以新為美,媽媽做的布鞋一定沒有市場中買的膠鞋好看,新褲子怎么看也比舊褲子時尚。

這些的審美在我們現在看來已是笑話,我們開始能夠欣賞時間沉淀后的美,一個我們背了很久的背包,一件穿破了的球鞋,總是舍不得扔掉。我們也開始欣賞樸素的美,一件沒有品牌的純棉白體恤,就是很舒服自然,并不一定非要加一個“奢華的英文logo”。

我們也能夠從審美的轉變看到背后整個社會對生存發展方向的選擇,過去那是一個迅猛發展的時代,不惜資源浪費與環境的污染。而當下我們更在意情感、溫度以及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共處。我們經歷了前者,懂得了后者更有利于我們人類的可持續發展,因此我們開始慢慢明白,后者才是美的。


纏足

在我小時候時,記得我老外婆(媽媽的媽媽的媽媽)就是纏足,在他們那個時代,一般女性從四、五歲起便開始纏足,直到成年骨骼定型后方將布帶解開,這種違背自然與健康、建立在摧殘婦女身體基礎上塑造出來的“美”,是地地道道的美的扭曲和變態。這背后有著多重政治、男權等因素所引起的審美扭曲。(當代的女性高跟鞋,同樣是一種影響身體健康的審美,或許這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纏足”吧)


馬賽族的大耳洞

纏足之外我們還能看到,位于肯尼亞的大草原的馬賽族,他們認為耳洞越大越好看,女孩一出生,就要扎耳洞。為了使耳洞越來越大,會逐步增加耳環的重量。

位于埃賽俄比亞的莫西族,他們以唇盤的大小為美,他們認為唇盤越大越美麗。女孩子從10歲開始,就必須割穿下嘴唇,敲掉下顎的牙齒。挖出一個肉窟窿,來佩戴這些唇盤。佩戴的唇盤越大,結婚時收到的彩禮也就越多。

以上我們不難看出,不同時期不同地域都有不同的審美。因為不同時期不同地域所具有的有利于人類生存發展的條件是有差別的,其延伸出不同的生存文化,影響著生存在這個地域的大眾審美。

 

李澤厚的《美的歷程》,書中從石器時代山洞里的動物圖案到巫術圖騰再到近代的各種繪畫形式,這上萬年的歷程,其內核都是人性與社會文化交織在一起,延伸變遷的結果。

日常生活中,我們對美的感知是多種多樣的。
在當下這個時代,和諧、爛漫、磅礴、壯闊、溫柔、熱情、博大、健壯、浩瀚、善良、豪放....這些都是美的各種不同的具體形式,是個不相同的具體的美,他們都反應著這個時代人類對生存原則的取向。

轉載:彭林 寫于北京·靈鹿設計工作室 
原文鏈接:https://www.zcool.com.cn/article/ZODc3MDAw.html
南京泰瑞廣告轉載收藏。南京泰瑞廣告是以設計提升品牌價值的一家公司,簡單來說,一個企業(或品牌)從創始開始,南京泰瑞廣告可以提供企業(或品牌)的LOGO(VIS)、企業文化、再至企業辦公環境等一條龍式策劃、設計、制作執行;企業(或品牌)經營過程中,南京泰瑞廣告提供企業(或品牌)對外形象整體策劃設計,如企業畫冊、產品包裝、產品畫冊、商業活動策劃推廣、新媒體(微信、網站)等設計制作一站式服務。

欧美乱妇高清无乱码